相關圖書

潤物無聲:我與文化的情結
作者:袁洪波
出版時間:2018-01-01
-查看

閑情與遐思
作者:王語行
出版時間:2017-05-01
-查看

中庸全評
作者:子思
出版時間:2017-04-01
-查看

道德經全評
作者:孫敬武
出版時間:2016-11-01
-查看

瀏覽記錄 ···

分享到:

桃花潭水深千尺:與名人交往集

  • 作 者:李業文
  • I S B N:978-7-80256-889-1
  • 出版時間:2017-01-01
  • 版  次:
  • 開本:16
  • 裝  幀:
  • 圖書頁數:
  • 字  數:229.000
  • 庫  存:-
  • 紙質書價格:-

圖書詳情

內容簡介:

本書是一位年近八旬的老人在半個世紀中和文化名人交往的回憶與記錄。作者在數十年中,與八百多位文化界知名人士交往,擁有一千三百多封文化人書信和書畫作品,這是一筆豐厚的精神財富。本書所收錄的散文,主要是記述作者受葉圣陶、巴金、田漢、曹禺、冰心、豐子愷等數十位作家作品的影響,以及他們中一部分文化界人士與作者交往中的所見所聞,雖未見全部,但即一鱗半爪,也能表達人物精神風貌。文字平實,感情真摯,得后人一讀。


作者簡介:

李業文,中國民主同盟盟員。早年任公社文書,中學語文教師。1982年春,調到民盟常州市委工作,歷任宣傳部長、副秘書長、秘書長,曾任常州市政協委員。長期從事文字工作,曾有近百篇文稿在各級各類報刊發表。業余愛好文藝,兼攻書畫鑒賞及文化人手跡收藏?,F任常州市美術家協會和常州市收藏家協會顧問。


精彩書摘:

諄諄教誨?終生不忘——從我讀初中二年級說起1956年秋天,我讀初中二年級。語文書里有一篇葉老寫的《多收了三五斗》的課文。我學完寫了一篇讀后感,心想,何不寄給葉圣陶老爺爺看看呢?隔了五六天,葉爺爺有信來啦!稱贊我那篇作文寫得有真情實感,要我好好讀書,長大參加社會主義建設,特別告誡我,要熱愛新社會,熱愛勞動人民,不要忘記黑暗的舊中國。自那以后,葉老與我的書信聯系一直不斷。30多年過去了,如今我還保存著他的信札250余封。我曾6次赴京到葉老家作客,成了與葉老感情深篤的“忘年交”。葉老對我的關懷和培養,體現了他對祖國新一代的特殊感情和深切期望。有不少事令我終生難忘?!拔母铩敝衅?,我在中學教書,課上不起來,閑著沒事干,就在信中告訴葉老,我幫助某某朋友、某某鄰居介紹了對象。葉老來信,“我年紀大了,對介紹對象、談戀愛沒有體會了。你熱心為別人做事是好事,但是你作為人民教師,教書是業,育人為本,決不能丟了正業本末倒置”。不久,學校開始復課了。葉老又多次在信中給我談到如何培養學生的讀書習慣,指導學生讀書的事。葉老提倡認真讀書,“要有目的的讀”,反對死讀書、讀死書,“要培養學生養成多讀書的習慣,非多讀不可;同時,為了充實自己的生活,也非讀不可”?!耙逃龑W生有個良好的讀書習慣,老師自己則要注意培養有個良好的讀書習慣。要培養自己有讀書的興趣,養成自覺讀書的愛好?!比~老反對家長、老師硬學生讀書。他曾幾次與我談過,信里也寫著:“硬孩子死用功,從小學時期就,這種人實在不配做老師、家長??既〈髮W不是唯一目的,做一個合的中國人才是所有學生的共同目的?!?br/>葉老還告訴我,教師光會培養學生有讀書的習慣還不行,還要熱心地輔導他們做游戲、讀小說、學繪畫、懂音樂、參加體育鍛煉、參加公益和家務勞動。葉老給我和我的孩子寫過這樣的話:“李強九歲,喜愛畫畫,又喜愛小說,都是極好的事。你不去妨礙他,讓他自己去摸索,我極為贊成。我請你夫人也采取與你同樣的態度?!闭劦嚼L畫,“我勸李強,除了畫書上的人物和事件之外,還要畫日常生活中的人和事??匆娪腥さ娜?、看見有味的事,就動筆畫下來。這就是‘寫生’。請你把我的意見對他說說”。葉老說,畫畫要走出來,寫字要坐下來。葉老認為,要寫好字,一定要臨帖,用心去領會筆意。千萬不可龍飛鳳舞。還有幾件事,至今令我難以忘卻。一件是1969年底的事,那時葉老“賦閑”已久了。我在學校里也慌著無聊,就將耳聞目睹的社會新聞寫給他看,葉老回信說,他喜歡讀我的信,說我的信“有內容,反映社會情況有意義”。我給他寫信越來越多,越來越勤。及至一個月有時有三四封信。一次他復信告訴我:“你的信我舍不得丟棄,已將來信陸續匯訂成冊?!边@一下,我可慌了神。在那特殊的年代里,多少人為一篇文章、一封書信、一句話,遭來橫禍。我的信里就沒有一句話說錯嗎?因此,我寫信問葉老為何把信匯集裝訂起來,這一下葉老動感情了。平易謙和、誠樸敦厚的葉老,有點火了,復信中說:“你問我為何把來信匯集裝訂起來,究竟是何意思,今天寫這封信,回答來問?!弊x到這里,我乎看到葉老略帶嚴峻的臉,聽到了他宛如洪鐘的聲音:“記得我曾經寫過,來信多敘地方各方面的情形,借此使我得知所不知,因而于我有益。我說這樣的話后,你的來信更多了,像你告我的事,有頗有意義的,也有比較一般的。你在敘述中也表示態度,發些議論,絕大部分是正確的、進步的。我看了這些信舍不得撕掉,就放在抽斗里,一封一封積得多了,就裝訂在一起,一是保存,二是他時可以再翻出來看看,再沒有其他意思……”葉老的語氣委婉深沉,寬厚中略帶責備。又說,“難道我要以此作把柄,在將來什么時候,作為檢舉揭發的材料嗎?難道還會有‘抄家’的事,而在我輪到‘抄家’的時候,你的信將被發現嗎?我寫這兩句反問的話,絕不生氣,完全平心氣和,望你不要誤會”。讀到這段話時,我的圈一下子熱了,心在怦怦地跳,手在不停地顫抖,耳朵根部乎熱得燙手。我深深地懺悔自己的膽小與自私,竭力使自己平靜,繼續讀下去:“我從這件事上覺察你有點神經過敏。神經過敏的來由是‘世故’較深,胸襟欠開闊。我說得對不對,盡可直言駁斥?!睂Υ?,我認真反思,向葉老作了自我批評。以后,葉老又來信勸慰我,他“理會我的意思”,“看來裝訂書信是人所顧慮的事”。就為此事,葉老前后有5封信談及,由此可以看到他既表明觀點,說清道理,但也不苛求于人,堅持實事求是的態度。還有一件事。1982年初,我應邀在葉老家過春節。此間,曾有幸聆聽到葉老、葉至善先生和薩空了先生議論耳朵認字的事,話題是葉至善先生在葉老與薩空了交談中插敘了自己參加社科院召開的一次特異功能學術討論會上的情況。葉老表示不相信耳朵、皮膚、手掌能夠認字。他說,耳朵是聽覺器官,聽覺就是聽覺,聽覺替代不了觸覺和嗅覺。認為這是普遍的常識。薩老對此持有異議,他告訴葉老,自己在哪本雜志讀到誰的文章,又見到哪幾位少年耳朵認字的表演。三位長者各抒己見。起初,薩老對耳朵能不能認字還表示有點將信將疑,說到后來,乎有點堅信不疑了。早先聽說過葉老、葉至善先生與薩老是多年的老朋友,彼此來往甚密,感情頗深??蛇@回在討論中各不相讓。說著、辯著,近乎有點像在爭論。葉老的臉一下子變得嚴峻起來,他直抒胸懷,“科學是真理,我們要相信科學,按照辯證唯物主義觀點去認識世界,不要做違背科學的蠢事”。薩老也不甘示弱,認為現今還未被科學證明了的也未必是偽科學。耳朵到底能否認字要用科學的手段去進行測試,在實踐中驗證。此事已過去多年,但葉老等為了探求科學的奧秘相爭不休的情景和三老期望真正的按照科學的客觀規律辦事的信念和愿望,至今仍縈繞在我的耳邊。由此兩事可以看到葉老的為人。他的正直豁達,處事嚴謹,寬以待人,但也不苛求于人,堅持實事求是的態度,葉老的一言一行,使我懂得如何做事、待人,引導我走堅持真理、光明磊落的人生之路。葉老的晚年,聽覺和視力愈來愈差了??磿鴮懽忠迅械匠粤?,但還堅持著讀和寫。他來信囑咐我,信中“多寫點教育和教學改革方面的事”。讓我把字寫成“核桃”那么大。盡管如此,他戴著老花鏡還是看不清楚,還要右手握著放大鏡,左手指著字,一字一字地讀,決不肯馬虎。葉至善先生告訴我,葉老在臨終前還關心思考著教師和教育事業。對去醫院探望他的國家教委領導同志說:“實施義務教育,關鍵在農村,農村的教育改革要花大力氣啊?!?br/>葉老的品德、文章、事業、言行,培養教育了我。他那謙虛、樸實、親熱、寬厚的形象,他那追求真理、不斷前進的革命精神和極端認真,一絲不茍的工作作風,將永遠銘刻在我們的心里?!都o念葉圣陶先生文集》,江蘇教育出版社,1990年3月

十一选五必中两码组合方法